遇见南疆美食——崇左

    崇左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部,面向东南亚,背靠大西南,东及东南部接南宁市、钦州市,北邻百色市。西南部的宁明、龙州、大新、凭祥四县市与越南接壤,边境线长533公里,是广西边境线陆路最长的地级市。

    风景秀丽如崇左,有500多处山水风光、人文古迹、珍稀动物、名贵古树、原始生态等多种类型的旅游资源。有远近驰名的世界第二大跨过瀑布——德天瀑布,还有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花山风景区等等……

    特殊的地理位置,深厚的历史积淀,浓郁的壮民族文化气息,造就了崇左与众不同的饮食文化,也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崇左美食。

龙州桄榔粉

    桄榔粉是龙州县的一种著名传统特产,采用桂西南深山丛中特有的桄榔树加工制作而成,是森林营养食品中之珍品。桄榔粉具有无脂、低热能、高纤维等特点,并含有铜、铁、锌等多种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,有去湿热和滋补之功能,对小儿疳积、发热、痢疾、咽喉炎症等有功效,同时,桄榔粉还是一种比较独特的保健品,对胃有温中健脾,治脾胃虚弱、和消化不良的功效。桄榔粉用水冲调即可使用,鲜美爽口,老幼皆宜,是早餐、夜宵等居家旅行的营养佳品。    

越南卷筒粉

    将磨细的米浆均匀地撒在热腾腾的白布上,盖上锅盖,稍等片刻后,一张薄薄的圆形粉皮就形成了,熟练的师傅用竹制的长棍将粉皮轻轻挑起放在金属的台案上,把早已准备好的碎肉豆角等馅料均匀的铺在上粉皮上,竹棍子轻轻一卷,粉皮夹着馅形成了一个长长的筒状,再轻轻地将竹棍从中抽走,卷筒粉就成型了。最后浇上酸甜可口的黄皮酱、番茄汁,软滑爽口回味无穷。其实,卷筒粉并非是广西本土小吃,而是由一些越南华侨带回的一种越南小吃,因为其口味得到了很多广西人的认可,于是在广西的土地上扎下根来,久而久之就融入了不少广西本土的东西在里面。“越南卷筒粉”的名称也逐渐的被“卷筒粉”所替代。

    崇左和越南毗邻,街头巷尾自然少不了这等美味,而卷筒粉也早已成了当地居民必不可少的早餐。

凭祥艾糍粑

    艾叶历来就在我国民间广泛利用,有的用它治疗养病,有的用它来充饥,更有的用它作为辟邪驱毒的信物,用途非常广泛,直到现在,许多民间老人家也会对艾叶比较钟情,视为好东西,看到了常常要将它采回家,晒干保留,以备后用。

    凭祥艾糍粑是用艾叶和糯米制作的,民间常于清明前后采摘嫩苗煮熟,经过煮、泡、剁、炒、和面、包、蒸等工序制成糕团。咬一口,艾叶的清香顷刻弥漫在口中,糍粑中的馅料融入口中香甜丝滑,外皮咀嚼起来香糯可口。

崇左芋头糕

    在崇左江州,人们会隔夜把米泡在水里,第二天用石磨磨成米浆,一勺稠稠的米浆放在蒸托里,蒸托飘在沸腾的水上,米浆逐渐凝固,放上切块的芋头和肉末,过一会,再加一勺米浆和切块芋头,如此反复几次,一勺勺米浆变成了有层次的芋头糕。最后在芋头糕表面撒上花生碎末与葱花,芋头糕就完成了。Q弹的米糕,软糯的芋头,脆香的花生,丰富的口感让你一尝难忘。

龙头白糕

    龙头白糕是广西崇左市扶绥县龙头乡当地著名的传统风味小吃,逢年过节许多农户都爱蒸制白糕。白糕制作始于清代,已有百余年历史。其采用优质大米磨成米浆,放入蒸笼一层一层蒸熟,一笼约五至六层。蒸熟后铺上葱花、花生米等佐料,切成方块拌上油、盐、辣椒等配料,闻之鲜香扑鼻,食之柔软有劲,口感细腻,味道鲜美,是招待远近亲朋好友的佳品。

屈头蛋

    有句俗话说“鸡蛋里挑骨头”,说的人总是很忿忿,蛋里怎么能挑到骨头?但凭祥街头巷尾卖的屈头蛋,有时候是可以吃到骨头的,很软的骨头。屈头蛋是指已受精并孵化成雏形但未出壳的鸡蛋或鸭蛋,主要是鸭蛋。屈头在本地话的意思是指弯屈着脑袋,很形象地描绘了鸡鸭雏蜷在蛋壳里的样子。最初屈头蛋是越南特有的一种小吃,传入广西后受到了众多人的喜爱。食用屈头蛋时,一般加入若干种野菜和香菜、酸姜等做佐料,吃起来又香又甜又辣,吃了还想吃。据说食用屈头蛋还有美容和治头痛的功效,其功效类比人胎盘,所以女孩子特别爱吃。但是由于屈头蛋的“特别”,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。

龙州鸡肉粉

    龙州美味,不得不说的是鸡肉粉。粉于广西人来说算不上稀罕,大街小巷到处都是。而龙州鸡肉粉的不同,选用本地上好的土鸡,烹制出来至少有三种独特美味:第一是粉之清香、爽滑、劲道。第二是汤之浓郁、香醇。第三是鸡之细嫩、鲜美。三种美味的搭配让人欲罢不能,难怪崇左人每天都要吃一碗鸡肉粉才觉得满足。

江北烧鸭粉

    到了崇左,不吃江北烧鸭粉一定会遗憾。这家位于江州区太平路的小店,虽然看着不起眼,但是每天都爆满,想要吃上一碗烧鸭粉还得排上好一会儿的队。烧鸭粉有汤粉和干捞两种选择,汤粉的汤汁香浓醇厚,干捞粉的卤汁酸甜可口,搭配上烧鸭的皮脆肉滑,让人忍不住大块朵颐。据说这家店的烧鸭都是自己现烤现卖的,质量有保障,唯一的缺点就是供应的数量有限,去晚了就真的吃不到了。这家店的老板也很实在,每碗粉的烧鸭肉份量十足,又美味又饱腹,难怪那么多人排着长队也要吃上一碗。